张文宏:中国属全球最安全地区 再不复工又待何时?


对于给定的年龄段i,可以通过以下公式描述流行病转变:

社会融合模式在各个地点(包括家庭,工作场所,学校和其他位置)有所不同。在正常情况下,在所有这些地点进行的人与人之间的接触会汇总出一个总的混合方式。因此研究者对不同地点的接触模式进行了汇总,以得出暴发前总体中的基线接触模式。在暴发流行的环境中,不同的干预策略旨在减少不同情景下的社会融合,以降低病毒在人群中的传播。为了模拟旨在减少社交融合的干预措施的效果,研究者使用这些基本模式为每种干预方案创建了综合接触矩阵。

3月30日6时至11时,天津无新增报告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新增报告4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均为中国籍),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37例(其中重型2例、普通型19例、轻型9例、分型待定7例;中国籍33例、美国籍2例、法国籍1例、菲律宾籍1例)。

境外输入第34例,男,55岁,中国籍,居住地法国巴黎。该患者自法国巴黎乘坐航班(CA934),于3月29日抵达天津滨海国际机场,入境时体温36.2℃,申报有发热、肌肉酸痛等症状,海关检疫排查后转送至宁河区格林豪泰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30日咽拭子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经天津市专家组确诊为天津境外输入病例,分型待定;现正在转往海河医院,有关流行病学调查正在进行中。

对于第三种情况,研究者模拟了严格控制措施在3月或4月初结束的不同效果,并允许在学校关闭期间分阶段重返工作(即25%劳动力在第一周和第二周工作;第三,四周工作的劳动力恢复到50%;此后100%劳动力恢复工作和上学。

研究者建立了针对特定年龄和特定地点的传播模型,以评估在学校和工作场所关闭的不同情况下,武汉疫情暴发的发展轨迹。

如果湖北武汉在4月初开始分批恢复工作,则最能保住此前增加物理距离的成果。由于该疾病具有更长的传染期,实行强力的隔离措施并在4月开始逐步解封,建模得出的感染的中位数到2020年中期能减少92%(IQR 66-97),到2020年底可减少24%(IQR 13-90),并降低了所有年龄段的人群发病率和发病高峰。这对减轻疫情暴发对医疗保健系统的压力有着重要的意义。 另外,R0值的不确定性对流行高峰的时间安排和暴发的最终规模有很大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可能出现的二次高峰,此前3月25日的中欧抗疫视频会上,钟南山院士即表示:在全球疫情的背景下,为防止第二波高峰,仍应保持现有的防控措施,同时严格外防输入。当然,据央视新闻3月27日消息,他在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同样表示,“我估计国内疫情不会出现第二波高峰。在中国群防群控的基础上,新增病例可能就局限在很小的人群中。我不相信在我们这么强有力的措施下,会出现大的暴发。”

以上研究来自全球顶尖的医学院之一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通讯作者为该学院传染病流行病学系传染病数学建模中心的负责人Kiesha Prem博士。

长期关注流行病的比尔·盖茨也认为封锁措施对控制疫情是行之有效的。当地时间3月26日,盖茨以视频连线的方式参加了CNN《全球市政厅》节目的录制。34分钟的采访,比尔·盖茨6次提到中国,强调美国需要借鉴并严格遵循中国曾经实施的封锁措施。